合作商欠錢控股股東占款 摩登大道董事長留下糊涂賬

時間:2019年10月09日 15:13:30 中財網
  控股股東涉資金占用、孫公司涉違規擔保、合作商涉及訴訟糾紛欠款難以追回等事件層出不窮的摩登大道,引起監管機構注意。日前,深交所已向摩登大道下發半年報問詢函,要求其對營收、現金流和凈利潤,以及預付賬款、應收賬款等疑問進行解釋,并對控股股東占用資金情況進行說明
  短短數月,摩登大道時尚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摩登大道,002656.SZ)就讓投資者見識到什么叫一潰千里。

  在控股股東和實控人面臨財務風險、公司回購股份計劃無疾而終、部分銀行賬戶被凍結、合作商經營異常等打擊之下,該公司董事長、實際控制人林永飛“因身體原因”提出辭職。

  查閱摩登大道近期公告亦可以注意到,控股股東涉資金占用、孫公司涉違規擔保、合作商涉及訴訟糾紛欠款難以追回等事件層出不窮,這種情況亦引起監管機構注意。深交所日前已向摩登大道下發半年報問詢函,要求其對營收、現金流和凈利潤,以及預付賬款、應收賬款等疑問進行解釋,并對控股股東占用資金情況進行說明。

  合作商欠錢不還成壞賬
  作為“高端男裝第一股”,從表面來看,摩登大道算是有光環加身。

  據半年報披露,截至2019年6月30日,摩登大道門店總數達289家,直營店195家,加盟店94家,其中卡奴迪路(CANUDILO)品牌店229家,DIRKBIKKEMBERGS品牌店2家,其它國際代理品牌店54家。

  但是從業績來看,摩登大道卻沒能體現出其“第一股”的實力。據該公司2019年半年報顯示,摩登大道今年上半年實現營收7.03億元,雖然較上年同期上漲9.15%,但凈利潤卻僅為3125萬元,較上年同期下降40.69%。

  與此同時,摩登大道上半年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達1.36億元,同比增長262.57%。在營業收入和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增長的同時,摩登大道凈利潤出現大幅下滑,這種異常情況也引來深交所的問詢。

  對此,問詢函要求公司說明營業收入、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凈額同比上升而凈利潤同比下降的具體原因以及變動幅度不一致的合理性。

  異常情況并不止于此,就在發布上半年業績之后,摩登大道突然出現巨額壞賬計提。

  9月27日,摩登大道發布公告稱,截至9月20日,合作商廣東中焱服裝有限公司(下稱中焱服裝)所欠公司的費用合計7616萬元,基于中焱服裝出現異常經營等情況,公司將通過法律手段催收上述款項,但存在短期內無法收回的可能,公司對上述費用全額計提壞賬準備。可以看到,中焱服裝爆出的這筆壞賬已經遠超摩登大道的凈利潤。

  據公告披露,摩登大道于2018年6月12日與中焱服裝簽署《項目投資合作協議》及相關補充協議,約定由公司向中焱服裝投資7000萬元,用于服裝團購定制項目投資合作事宜,并約定中焱服裝每年按照固定8%的比例支付權益費用。

  但2019年7月26日,摩登大道收到中焱服裝出具的《風險告知函》,函件顯示,自2019年3月6日至發函日期間,中焱服裝處于內部審計、暫停經營活動的狀態。因涉及多起訴訟糾紛、人員均被遣散,中焱服裝已無法正常經營。

  《投資時報》研究員查閱企查查信息注意到,中焱服裝自身風險有四條、關聯風險一條,其中不但有勞動爭議,更有金融借款合同糾紛,同時其股權也已經出質。

  2019半年報數據顯示,摩登大道應收賬款余額為 3.02 億元,前五名的客戶應收金額合計 1.17 億元,占應收賬款總額的比例為31.16%。其中,長期應收款余額為1.06 億元,主要為長期往來款且未計提壞賬準備。

  對此,問詢函要求摩登大道針對半年報中的應收款,說明長期往來款的具體內容,包括但不限于交易對手方、是否為公司及實際控制人的關聯方、產生原因、期限、付款安排及收款情況等,并說明未計提壞賬準備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資金非經營性占用情形。此外,還需補充披露前五名客戶的應收賬款余額情況,并結合回款情況說明應收賬款壞賬準備計提是否充分、是否符合審慎性原則。

  摩登大道最近兩年股價走勢

  數據來源:Wind
  控股股東占款 孫公司違規擔保
  如果說合作方欠款是“外患”的話,摩登大道需要面對的更多是“內憂”。

  9月23 日,摩登大道披露《關于控股股東資金占用的公告》,稱公司存在控股股東廣州瑞豐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瑞豐集團)占用公司及部分子公司庫存現金的情形。公告顯示,截至2019年8月31日,摩登大道及部分子公司被瑞豐集團占用的資金余額合計為312.11萬元,占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的比例為0.13%。

  控股股東伸手之長,并不止于占用資金。9月27日摩登大道披露,通過自查發現孫公司廣州連卡福名品管理有限公司(下稱廣州連卡福)曾違規向控股股東關聯方廣州花園里發展有限公司(下稱花園里公司)提供擔保而未履行審批及披露程序。

  公告顯示,2018年4月,花園里公司與廈門國際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珠海分行簽訂《綜合授信合同》一份,約定廈門國際銀行珠海分行向花園里公司授予1億元人民幣的授信額度,期限為2018年4月3日至2019年4月3日。

  2018年4月9日,瑞豐集團以孫公司廣州連卡福名義與廈門國際銀行珠海分行簽訂《存單質押合同》一份,約定以廣州連卡福存于廈門國際銀行拱北支行金額為1.05億元的定期存款及相應的存款利息,為前述《綜合授信合同》項下的相關債務提供擔保。而這一擔保,并未經過公司董事會及股東大會審議,也未履行披露程序。

  對于違規擔保情況,廣東省證監局發布了一則對摩登大道、林永飛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決定。

  同時,由于被擔保公司未能按時還款,摩登大道部分銀行賬戶被凍結,實際凍結金額為3043.84萬元,而9月10日上述金額增至3859.75萬元。受此影響,摩登大道未履行股份回購承諾。

  針對于資金占用和違規擔保的情況,問詢函中也要求公司說明貨幣資金相關內控措施的執行情況,并自查是否存在其他未披露的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及其關聯方非經營性占用或變相占用上市公司資金的情形。

  這種內控混亂情況也導致管理層動蕩。《投資時報》研究員梳理發現,近半年摩登大道的高管頻頻變動。2019年3月,摩登大道董事會收到李斐、徐響玲“因個人原因”提交書面辭職報告。李斐辭去了公司董事、副總經理、財務總監及董事會秘書的職務,徐響玲辭去公司董事及審計委員會委員的職務。

  2019年8月,林永飛、翁武強、胡圣、劉文焱、岳忠民5人提交了書面辭職報告。其中,公司實際控制人、董事長林永飛更是“因身體健康原因”辭去了董事長職務。

  在問詢函中,針對林永飛等人未出席半年報董事會會議的問題,深交所也提出了疑問,要求該公司說明報告期內召開董事會會議的次數,林永飛和劉文焱分別親自出席董事會會議的次數,以及未能親自出席的原因。

  業內人士表示,摩登大道這種“內憂+外患”的案例值得分析和思考。管理層及內部控制等原因導致業績承壓,而由此帶來的業績下滑也給管理層造成更大壓力,這無疑給市場其他企業帶來警醒。
  .投.資.時.報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刮刮乐老板为什么不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