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析:三大原因促土耳其將炮口對準敘利亞

時間:2019年10月10日 15:59:47 中財網
  10月9日,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在社交網站上同時用土耳其語、阿拉伯語和英語宣布,“土耳其軍隊與‘敘利亞國民軍’一起,發動了‘和平噴泉’軍事行動打擊敘北庫工黨/人民保護部隊和‘伊斯蘭國’恐怖分子。我們的目的是阻止在南部邊境形成恐怖走廊,并將和平帶回該地區。我們將消滅反對土耳其的恐怖分子,建立安全區,協助敘利亞難民回家。我們將保障敘利亞領土完整,并從恐怖分子手中解放當地人民。”

  



  本文圖片均來自央視新聞
  短短兩段話,使得沉寂了一陣的敘利亞局勢風云再起。

  根據當地媒體報道,目前土耳其對敘利亞東北邊境地帶的幾個重鎮都進行了炮擊:艾因阿拉伯、泰勒艾卜耶德、拉斯艾因、卡米什利。此外土耳其空軍還空襲了敘北部境內目標。到北京時間 10日凌晨,土耳其國防部宣布,已經有地面部隊進入了敘北庫爾德人的控制區域。

  庫爾德人方面則表示,土耳其對敘利亞東北部的軍事行動已經造成至少 6名當地平民死亡。這個數字隨著行動規模擴大,可能還會進一步上升。

  為什么下手?

  有評論認為,這次土耳其的行動實屬突然,其實非也。自從 2016年 8月土耳其發動 “幼發拉底河盾牌 “行動進入敘利亞西北以來,一直都威脅要跨過幼發拉底河,打擊河對岸的庫爾德人。

  這里面主要有三個原因:
  首先,目前分析較多的庫爾德人與土耳其關系的問題。

  由于土耳其境內的 “庫爾德工人黨 ”( PKK)在土耳其東南部制造分裂勢力,土耳其一直對庫爾德人在敘利亞的壯大非常敏感,擔心境內 PKK勢力與敘利亞 “人民保護部隊 ”( YPG)聯合起來,在敘北部、土南部謀求成立民族國家。

  



  為了國家安全,土耳其都不能讓庫爾德人壯大起來。

  第二,土耳其在敘利亞的利益問題。

  雖然俄、土、伊三國在敘利亞有個 “阿斯塔納平臺 ”尋找敘危機的解決辦法,但不得不承認的是,三個國家在敘利亞都有自己的既得利益和新的利益點。美國總統特朗普在兩天前宣布從敘北撤軍,就給了土耳其一個天然的突破口。

  第三,是談論較少的民族問題。

  如果看現在敘利亞的勢力圖(見上圖),黃色的 “敘利亞民主軍 ”基本就是美國支持下,庫爾德人控制的區域。但問題在于,從拉卡到代爾祖爾,從哈金到杰拉卜魯斯,庫爾德人現在控制的區域,實際上原本是阿拉伯人的聚居區 ——這也是為何土耳其說 “送難民回家 ”的原因之一。

  這三大問題相互交織,讓土耳其一直覬覦敘東北部。

  土耳其戰略目標
  根據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的說法,土耳其希望在邊境地區建立大約 30公里的 “安全區 ”。

  按照土耳其與庫爾德人領導的 “敘利亞民主軍 ”實力對比,土耳其占有絕對優勢。如果做參考, 2018年 1月土耳其在敘利亞西北部阿夫林展開的 “橄欖枝行動 ”,僅持續了 2個多月就基本控制了局勢。 因此,沒有了美國在政治和地面武力上的支持,土耳其此次行動,預計不會耗費太長時間。

  



  圖為阿夫林,2018年1月筆者拍攝
  國際反應
  土耳其是北約的重要成員,然而這次打擊庫爾德人,卻讓北約來了個實實在在的大分裂 ——英國表示嚴重關切、法國外長譴責土耳其單方面行動、德國外長表態最激烈 ——強烈譴責。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也敦促土耳其保持克制,不要損害打擊恐怖組織的成果。

  
  中東地區國家也對土耳其的行動表示擔憂:沙特譴責、伊朗呼吁不要采取武裝行動。當然,敘利亞政府表示,將使用一切合法手段抵抗土耳其的侵略行為。

  美國內部亂成了一鍋粥:一方面,白宮堅持為宣布撤軍尋找理由,并警告土耳其如果發動武裝行動將會面對 “經濟上的災難 ”。另一方面,美國共和民主兩黨眾多議員均對白宮決定感到不滿,甚至兩黨達成制裁土耳其經濟的協議。

  如此混亂之際,歐盟多國要求安理會在 10日早上召開閉門會議,討論目前敘利亞東北局勢。不過筆者認為,在白宮堅持撒手不管的情況下,安理會即便有決議草案投票,也很難一致通過反對土耳其的行動。

  關鍵時刻
  筆者認為,土耳其此次發起的 “和平噴泉 ”行動,將是敘利亞戰場從阿勒頗戰役、解圍代爾祖爾、哈金戰役后,迎來的又一關鍵時刻。

  如果長期觀察敘利亞局勢,大體可以總結出,除了恐怖組織外三大派系:俄羅斯 -伊朗 -敘政府、土耳其 -反對派、美國 -庫爾德人。

  三大派系一方面對抗,但也時有合作。從本質上來講,敘利亞地面進行的一切軍事行動,如果要有成果,前提一定是某兩方甚至三方達成了政治交換。

  當美國政府宣布撤離美軍的時候,三者穩定的天平開始失衡。這時候,不管是土耳其 -反對派,或者是俄羅斯 -伊朗 -敘政府,總會做些事情來重新達成新的平衡。這也就是為什么土耳其對 “民主軍 ”下手,被稱之為關鍵時刻 ——近一年,敘利亞危機的天平終于被打破,為危機向前推進提供了動力。

  



  接下來,值得關注的問題,恐怕是俄羅斯的態度。美國不少政客認為,特朗普撤軍及土耳其行動幫了俄羅斯大忙,但是一切下定論都為時過早。

  如果美國繼續撒手不管,土耳其在敘利亞西北部支持的 “國民軍 ”將大量跨過幼河打擊庫爾德人。而這就會造成一個問題:伊德利卜 -阿夫林 -杰拉卜魯斯反政府武裝控制區防守減弱。這時候,如果俄羅斯和土耳其用伊德利卜先交換敘東北,那么接下來可能伊德利卜的行動會緊跟著很快開始。

  如果美國突然反悔,重新介入敘利亞東北部,那么局勢又會按照不同的方向發展。

  不過不管怎樣,歷史的車輪已經重新上路,土耳其的 “和平噴泉 ”行動將不可避免讓敘利亞危機再次變成熱點。敘利亞那些躲過了反政府武裝、躲過了恐怖組織 “伊斯蘭國 ”的平民,將面臨又一次厄運的到來。
  .澎.湃.新.聞
各版頭條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
刮刮乐老板为什么不刮